婚姻咨询

 

 

 

 

 当前位置 > 首页 > 婚姻咨询 > 谈跨国婚姻
  •  寻找美好婚姻-跨国婚姻正流行
    没有幸福婚姻的人生是不完整的,是不快乐的人生。作为一名单身女性,你离自己的幸福还有多远呢?在中国,你也许还没有找到令你可以托付终身的人生伴侣。然而,爱是不分国界的!在遥远的雾都伦敦,在诗一样的巴黎,或者在充满懊洲风情的悉尼海滩,会有你梦寐以求的异国情缘!

    找个外国老公,这意味着:
    1. 有可能找到个受到高等教育,幽默,浪漫,有爱心,经济条件好的国外中层阶级的丈夫,是你幸福婚姻生活的有力保障。

    2. 可以过自己梦想的生活,体验半年工作,半年休闲的惬意生活方式,享受国外人士热衷旅游,美食,交友和购物的种种乐趣。

    3. 你的丈夫不会计较你的过往感情历史,婚姻历史,和有无孩子。同时,你将享受更优厚的待遇(如免费教育,医疗,养老等)

    4. 你的孩子将受到更好的教育,无须支付昂贵的留学费用。国外先进的教育模式和自由的空间,有利于孩子的成长和将来的发展。

    5.一个不经意,你有可能由灰姑娘变成王妃,这不姚木兰故事不就成了吗!!! 
    如果你是22-45岁之间的单身女性,不管你是否有婚姻;历史或有孩子,不管你是什么职业和学历,只要你足够健康,自信,并相信美好婚姻的存在,那么,欢迎你的到来!让我们从地狱走向天堂!!
    回到顶部

  • 跨国婚姻--投资价值分析
    一、出国途径 :
    [ 跨国婚姻走出国门 ]: 安全、可靠、风险小、没有欺骗,合法途径、有法律保障、顺利拿绿卡、投资少、时间短、回报无限
    [ 其他途径去国外 ]: 投资移民投资大;技术移民难度大;出国留学费用高;劳务输出没保障、太辛苦;偷渡花钱冒风险(玩命)
    二、社会保障
    [ 西方稳定的社会保障 ]: 实行全民义务免费教育制;医疗、养老保险制;社会卫生、保健、救济制(老人、儿童、残疾人、失业)保障生活无忧虑
    [ 中国人的后顾之忧 ]: 提倡普及全民教育(自费);贫困地区文盲多;还有温饱问题没有解决;失业率不断上升;工作不稳定,收入低;基本生活没保障;老来无靠度日难,一生节俭为晚年。
    也许你离婚或丧偶,在承受内心痛苦的同时、面对着抚养做母亲的责任。而发自你内心的母爱,却让你宁愿自己承受、而无私的奉献。然而现实生活中总有许多无奈,让你心有余而力不足 …… ,可是儿女的升学、未来的前途是你看得最重要的也是最关心的事。让孩子出国留学那是你的梦想!可是几十万的留学费用,却让你望而却步。
    三、生活品质
    [ 西方追求生活高品质 ] :比如,美国面积 937 万平方公里,人口 3.0亿;美国人均 2.7 人一套住宅; 80% 的人拥有私家车;美化环境,保护生态;净化空气、自由空间,是西方人一直重视和保护的;享受生活、周游世界、轻松愉快注重品质是西方人普遍的生活方式。
    [ 中国努力提高生活水平 ] :中国面积 960 万平方公里;中国人口 13 亿;想拥有自己的房子和车子是中国家庭一生奋斗的目标;人口密集,生态失衡;污染严重,城市拥挤,有识之士呼吁重视环保;为了生活到处奔波,种种压力备感无奈,为了改变生活要努力拼搏。
    四、婚姻观念
    [ 西方男士对婚姻的表现 ] :重视男女平等,崇尚自由,重视精神和性生活的品质,不在乎女性的年龄、文化、经济和工作;能接受和爱对方的孩子;对婚姻认为是能力和责任心的表现;婚前认真选择,不轻易承诺;婚后认真对待,努力维护;结婚后的的男人害怕离婚;结婚后的女人成了宝贝。注:以上指的是普遍现象。
    [ 中国男人对婚姻的态度 ] :重男轻女,大男子主义;不重精神,更重实际;重视女人的外表、年轻、漂亮;看重女人的经济、文化、工作;难以接受对方的孩子;对感情不专一,对家庭没责任,不懂得经营爱情;缺少生活情趣,性行为自私;结婚后的女人就是黄脸婆。注:以上不是绝对现象,生活中也有好男人,只是太少了,或许你没有运气碰到。
    总结:在美国有一个调查,美国男人与中 国 女士结婚, 70% 以上的家庭是幸福的,生活非常愉快,因为很多方面是中国女人一生追求和向往的,更重要的是西方男士的婚姻观与中国女人的观念是吻合的。因此,通过海外交友,能帮你找到真心相爱的丈夫,能带给你一个、稳定、舒适、幸福、长久的家,让你走出国门,去看外面精彩的世界,在优越的环境中提升自己,通过合法的途径,让你成为西方国家的公民。给你提供发展事业的机遇,为你儿女留学和前途铺路开道。假如我们,用你极少的投资,回报你一生的幸福!改变你和儿女一生的命运你不认为这是一本万利的投资吗?
    回到顶部
  • 跨国婚姻点评

    钱钟书把婚姻比喻为围城,外面的人想进去,里面的人想出来。那么,娶一个异国太太,应该算是走进了“国际围城”,截然不同的语言、生活习惯、行动思维,甚至餐桌上时常发生叉子碰筷子的趣事,小到晚饭该做中式还是西式,大到孩子该哄还是该骂,文化的碰撞浓缩在小小一个家,各中滋味如何?国际围城中的人们有话要说。
    他的收入全部交公
    我的老公就是法国人。我们是先做同学兼朋友,毕业后才发展成恋人,所以双方在恋爱结婚之前都对对方都有了客观的解。怎么说呢,生活这么久,我还真挑不出他什么大毛病,浪漫,体贴,宽容,负责,出去社交一定和我一起去,下班回家总是帮我做家务,周末做饭他就全包了,所有的收入也都上交,然后每月向我领零花钱。小毛病就是有时有点一根筋,还蛮倔的,但绝对讲道理,只要是自己错就马上承认。总之我觉得我的婚姻生活很幸福。
    点评:幸福的家庭都有相似之处。双方通过长时间了解,达到默契。虽然谈到跨国婚姻,我们第一个疑问往往是两个来自不同国度的人,如何沟通理解,但请不要忘记,爱是一种共通的语言。
    他陪她看《看了又看》
    我的上司一家是跨国婚姻。女主人来自北京,还带着个8岁的女孩。男主人来自英国,是名工程师。我们项目组常去做客,女主人为了让孩子多说中文,和我们一直使用中文交谈,男主人不插话,默默地为我们准备水果,或是切菜。一个老外用中国大菜刀切蒜末、切葱、切姜,怎么看都觉得怪异,可他切得比我都好。男主人还有一个大优点,说明了他是个真正的好丈夫,居然肯陪着夫人和中国女儿看中文版的《看了又看》,尽管他根本看不懂,也不喜欢看,但还是默默地陪着家人,当妻子的沙发靠垫。看他们的样子,觉得很温馨。
    点评:努力融入对方的文化,学习对方的语言,认识对方的朋友,才能更好地维持跨国婚姻,爱一个人如果不是爱她的全部就等于零。
    他催她信教
    何小姐在工作期间认识了一名澳大利亚男子。结婚后,梅小姐不顾家人的竭力反对,办好签证同他一起到了澳州。但何小姐在此居住了一段时间后,觉得非常孤独和寂寞。澳州地广人稀,虽然居住条件很好,周围却没有邻居,没有朋友可以交流,何小姐喜欢吃中国菜,到了澳洲却很难吃到可口的饭菜。令她尤为烦恼的是,先生是基督教徒,不仅耗用大量时间作礼拜,而且还劝促她信教。结婚之前何小姐认为是无足轻重的“小节”现在却变成影响夫妻感情之间挥之不散的阴影。
    点评:西方国家很多人信教,对于虔诚的教徒来说,信仰问题是否一致也有可能影响夫妻关系。
    面包抹盐的日子
    我和老婆也很幸福啊。家里来朋友玩,虽然大家都会说英文,但是国人在一起,说中文的时候还是多。老婆也不说什么,反而偷学了不少普通话,而且老婆跟我同甘苦,共患难,没钱的时候,面包抹盐的日子也跟我挺过来了,并且没有跟我吵闹,感动啊。虽然老婆是外国友人,但是真有点“嫁什么随什么”的意思。
    点评:外国人中同样有许多对爱情坚贞不渝的人,千万不要因为他们的肤色,就草率断定他们对感情随便,容易朝三暮四。
    他不说“我爱你”
    刚开始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我不太喜欢去见他的朋友,虽然英语不错,但是和他们用母语的比起来还是差了很多,他和朋友们在一起聊天语速很快,我不可能去打断他们,然后让他们重复一遍,所以很多时候我就觉得孤单。外国人在一起的时候很开放,看到他们男男女女之间很亲密的样子我还真有点不习惯。后来想想,入乡随俗吧,嫁给他就要信任他。
    点评:消除孤独感的一个重要因素是熟练掌握对方的语言,如果天天过着“鸡同鸭讲”的日子,双方都快乐不起来。对他的一些文化习惯表示理解和包容,不过这可不代表着让他放任自流,有的时候还是需要有“该出手时就出手”的精神。

    跨国婚姻,像世间所有男女关系一样,有幸福的,有不幸福的。归根结底,看你自己是什么人,你的爱人是什么人,这与中国人和中国人结婚其实没有什么区别。

    回到顶部
  • 国际婚姻年增21.6%
    近30年来,日本人与外国人之间的婚姻急剧增加,厚生省人口动态统计的最新资料显示,2000年,日本每22个婚姻中就有一个是国际婚姻。在东京都23区,国际婚姻的比例甚至高达10∶1,大阪府也有12∶1。资料表明,不仅是大都市,即便是在山形、山梨等偏远地区,国际婚姻的比例也达到14:1。

    据统计,日本国际婚姻1970年仅为5546个,约占日本全国当年婚姻总数的0.5%,而2000年,则已达36263个,占日本全国当年婚姻总数的4.5%,30年间增长了6.5倍,年增长率为21.6%。

    从国籍上看,日本国际婚姻对象人数最高的是中国人,为10762人(其中女性9884人),占国际婚姻总数的30%;其次是韩国人,为8723人,占总数的24%;第3位是菲律宾人,为7628人,占总数的21%。

    从分布区域上看,目前日本的国际婚姻仍集中在东京、神奈川、大阪等都市,但在一些偏远地区,由于当地农村青年找媳妇难,国际婚姻也逐年增加。秋田县羽后町目前登录在册的67名中国人全部为女性。2000年,秋田县的国际婚姻共178对,其中来自中国的媳妇有112人,占全县国际婚姻总数的63%。如今,来自中国的媳妇在全日本47个都道府县中都有。

    随着国际婚姻数量的增加,日本家庭与社会正走向多元化。而在所有的国际婚姻家庭中,了解和掌握对方国家的语言和文化已成为家庭和睦、生活安定的重要基础,而连接着父母血缘的“国际 Baby”的出生,更成为日本社会多元化的原动力。据统计,2000年日本全国出生的婴儿为119.547万人,其中国际婚姻家庭出生的婴儿有2.2337万人,占日本出生率的2.9%,其中,一方为中国人的国际婚姻家庭出生的婴儿为3953人。据不完全统计,从1995年至2000年的6年间,在日中国人国际婚姻家庭出生的婴儿总数达20581人。

    日本社会长期自诩是单一民族,只是出于对少子高龄化社会的担忧,也因为偏远地区存在农民结婚难的现实,而不得不打开国际婚姻的大门。随着近30年每年以21.6%的比例增长的国际婚姻者的进入,以及近6年来每年以1.83%的比例递增着的“国际 Baby”的诞生,不管日本政府如何对应,国际婚姻已成为改造日本社会的重要力量。 回到顶部
  • 跨国婚姻也好好经营才会更幸福

    曾经跨国恋情只在荧幕上看到过,而现在跨国恋情已然走进了我们的身边。在城市的街头经常可以看到年轻的中国女孩和外国男友走在一起,有时也能看到奔三奔四的女人带着外国老公。旁人有些人认为这是崇洋媚外,有的人认为这是追逐潮流和时尚。其实爱情是不分国界的,跨国恋情并不是追潮流再不是崇洋媚外,而是两个来自不同地方的人,他们有着不同文化习惯,他们因为真实和真挚的爱情而走到一起。

    很多人看到了别人的跨国恋,跨国婚姻非常的唯美,非常的幸福,很多在婚姻中受到伤害,在爱情中失意的国内女性和在海外生活过的海归女性都渴望得到幸福而选择了跨国恋。在这些女性中有些是普通女性,有些是成功的女强人。当她们通过种种途径走上了寻找跨国姻缘道路,当她们真实的接触到老外时,她们发现跨国恋爱跟之前自己所认识完全不同,文化,语言,思想的差异最终把一部分女性档在了门外。

    有人则说跨国婚姻是骗的人,是假的。的确并不是所有人寻找海外伴侣的人都“有情人终成眷属”。但跨国婚姻绝对不是骗人的,也不虚假的,它是实实在在存在在我们的身边。

    在生活中亲眼见证了几对夫妻跨国爱情开花并最终结果的经历,他们每一对在恋情中都遇到了文化差异,语言,思想,生活习惯等这些问题。他们中有我的朋友,有个朋友叫Tina,她告诉我他们是托跨国婚姻介绍公司的,记得我的朋友Tina评价她的男友:“他根本不懂得什么叫含蓄,说话永远是当当当,不管对方如何感想,只管把自己的真实想法说出来。”而她当时无法接受这样的说话方式,她是企业的高管,平时别人对她总是毕恭毕敬,从不敢说她半句不好。那个男的也是一个军官。也许是那个男人的真诚,让Tina改变了对他的看法,慢慢开始接受了他。但是后来又发生了一件事,让她觉得更难以接受,那个男人把他的前妻的照片保留着。她当时非常伤心,感觉被欺骗了,

    不停地咒骂。后来,好像是她那个公司的人解释了国外的习惯,他们喜欢保留自己所有的经历,然后会拿出来与自己最亲密的人分享,后来她的男友也向她澄清了。Tina后来告诉我,她会选择嫁给她,就是因为他不介意自己离过婚,还带着小孩,而且对小孩和对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她也非常的好,非常关心,也很尊重她。她跟我说过,她曾在国内也找过,条件好的嫌她离过婚,有小孩,那些一般的都是看她有点钱才找她。所以才选择找国外的,在沟通时,她遇到了不止是文化差异,和思想的问题,还有语言的问题。她的英语只会一点,虽然有专业的翻译,但是她还是也有什么信心。她也没有心思和时间来学习英语,好在她进的那个公司跟她联系时都教了她一些实用的英语,让她能和她的男友进行简单的沟通,这才让她渐渐开始对语言的问题有了信心。她们经历了一系列的考验,今年最终结婚了。

    其实在我看来跨国恋,和国内恋在本质上是相同的。的确得承认不同国家,有着不同的文化背景。反过来看看我们身边的国内夫妻,有些夫妻他们也是来自不同城市,也有着不同的生活习惯和文化差异,也有着地方语言和口音的不同,他们走到一起,在这个过程一样会碰到各种各样的问题。

    这只能说明一点,一段感情是需要去用心经营的。如果你不爱他,不会走到一起,如果不在恋爱中不去付出也不会走到一起,如果你拥有了爱情,而不去经营最终也不会结果。

    回到顶部
  •  活在美国:幸福的跨国婚姻 我为什么要嫁老外?

    丽是我几年前的一个采访对象,那时她给我的印象是聪明干练,在所从事的行业中小有名气,是典型的事业型女性。最近,听说她毅然放弃了蒸蒸日上的事业,远嫁美国。带着疑惑好奇,我网络联系上了她。通过视频,看到她一脸幸福的微笑,比几年前还年轻了许多。以下是我们的聊天记录:

    记: 嗨!丽,几年不见,你是越来越年轻漂亮了!

    丽:谢谢你,其实是没有了过去的工作压力,全心全意享受生活,当然会年轻了。另外恋爱中的女人总是漂亮的!(笑)

    记:看来你是沉浸在幸福的婚姻中了。

    丽:是的。当你早晨坐在自家宽敞的凉台上,呼吸着清新的空气,看看蓝天白云,绿树、草坪、鲜花,享受着老公给你准备的丰盛早餐,你能觉得不幸福吗?!

    记:真是替你开心!当时是什么让你放弃自己多年辛苦挣得的事业来追求婚姻的幸福?我想对每个人来说都需要很大的决心,真是很不容易。

    <丽:是啊,那时候虽然我事业成功,赢得了很多欣佩和赞赏。但并不觉得幸福。好比一个人只有条腿,无法保持平衡。我认为,对女人来说,家庭幸福可能比事业更重要,我过去表面很风光,实际生活质量很差,太不完美。我想很多做事业的女人都会有同感。所以要倾听你的内心呼唤,你会知道什么是你真正想要的。我想要的就是找到一个爱我和我爱的男人,并且能够长相厮守,就像那首歌《最浪漫的事》唱的“和他一起慢慢变老》......还把我当做手心里的宝。”

    记:那么你又怎么会想到找个老外呢?

    丽:(笑)当我从事业的忙碌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身边的好男人都已经是别人的老公了,根据自己的年龄,以中国男人的标准来说,已经属于“豆腐渣”之列(笑),而大部分西方男人认为30-45岁是女人最有魅力的黄金年龄,所以我觉得在他们当中更容易找到能真正欣赏我的异性。

    记:说的有道理!你和你先生是怎样认识的呢?

    丽:最初是通过网络认识的,后来我们在一起聊天的时候,发现经常会同时打出同样的话!你想有多奇妙,两人相距万里之遥,不同的生活环境,不同的文化背景,心灵却会产生如此同步共鸣!当这样的事情一再重复的时候,我就对自己说:这次真的完了,逃不掉了。而他说,“我一直知道在这世界的某个地方有我的真爱,我的知音,我用了48年的时间来找寻,现在我终于在地球的另一半找到了,她就在中国,她就是你!”我想说:人类的心灵是个共通的!爱,是无国界的!

    记:你就没有怀疑过网络的真实性?

    丽:我们的社会发展到现在,互联网已经与生活不可分割了。特别在发达国家,很难想象没有网络的生活。所以通过网络寻找爱情也是很自然的。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网上的人可能更真实。因为没有必要带上面具。我有一个朋友就对我说,他觉得很累,因为他是一个长期带着面具生活的人。实际上扪心自问,我们这个社会上是否大部分人都是带着面具的?你说这真实吗?哦,对不起,跑题了。其实说实话我也不是完全没有忧虑过,我这个人做事一向很审慎。到了我们这个年龄,没有时间来玩感情游戏了。当我们认识一个月的时候,他就个告诉我,已经订好了机票,要来中国向我求婚。我害怕了,忧虑了,太快了!是不是?我把这种心情告诉他,当晚,收到他的EMAIL:

    Hello my precious love,

    My darling love, I want you to know that your nervousness is not yours alone. I, too, i

    wonder "how could I fall in love so quickly?" I think to myself "is this love real?" Let me tell you what I then tell myself; "yes, this love is real...What is so unusual about falling in love quickly"?

    Honey, I think people fall in love quickly all the time, the difference with us is that we met and fell in love over the internet. We still speak each day, see each other each day, and share our thoughts, feelings and fears each day. So what is so different? Only that we have never physically touched. I have faith in our love. Faith that our love is true and will last our lifetime and beyond. I have faith that once we do in fact meet face to face our love will deepen.

    My darling , you have changed my life. You have added an energy and excitement that was missing. I am excited about our future. I am truly, and without any question, in love with you and plan to devote my life to you and to us.

    I am always your,

    我的爱人,我想让你知道不仅是你一个人有这种紧张,我也有过。我自问:“我怎么这么快就坠入爱河?”“这爱是真的吗?”让我告诉你我是怎样回答自己的:“是的,这爱是真实的......快速坠入爱河又有什么异常?”

    亲爱的,我认为很多人很快坠入爱河,我们所不同的是我们是通过网络爱上了对方,但我们同样每天见面,我们每天交谈。我们每天分享我们的思想,感情,和思虑。因此又有什么不同呢?仅仅是因为我们没有身体接触吗?我忠实于我的爱情,相信我们的爱是真实的而且将会永远,我相信当我们面对面在一起的时候我们的爱会更深。

    我的爱,你改变了我的生活,你使我找回了正在失去的生活的动力和激情。我兴奋地憧憬着我们的未来,我真正地,毫无疑问地爱上了你!而且全身心对你和我们的将来......

    这封信让我感动,使我能够听从心灵的呼唤,放下顾虑和偏见,追寻我的幸福。

    记:能谈谈你到美国后的真实感受吗?

    丽:有人说“女人如衣服,男人如鞋子”,我要说“一个男人是一个世界”。当我来到了他的世界,生活对我来说,变化是如此巨大!我们两人都有美梦成真的感觉。有人说“人生三大乐事:住美国的房子,娶日本妻子,吃中国的美食”我们已占了两样,先生通过我了解了更多的中国文化。特别是爱上了中国美食!说他相信中国妻子比日本妻子更精神独立,是他更欣赏的。而我感触最深的是这里的生存环境确实是国内不可比的,在中国你可以把你的房子装修得非常豪华享受,但你无法改变环境,无法改变空气,等我们国家把环境治理好了,我们也快老死了(笑)。我每天最大的爱好就是傍晚到海边散步,看夕阳西下,一切仿佛在童话世界中,太美了!

    记:好像你还有一个女儿是吧?她也一起跟你到美国了吗?孩子能适应吗?

    丽:女儿今年十六岁,原来是重点高中的尖子生。你知道,中国的孩子们太苦了!看着她没日没夜地学习,我们做家长的心疼啊!可是没办法啊,谁让咱们人口众多呢,都得去挤那独木桥!现在跟我来到了美国,她说妈妈把她救出了苦海!哈哈!孩子的适应能力比大人还快,这里的中学都是全免费的,还有校车免费接送。如果家境不好,学校提供免费午餐。8点上学,下午2点就放学了,其他的时间都可以用来发展个人爱好。学校对每个人都是因材施教。在他们眼里,没有差生好生之分,只是特长不同而以,所以人们说美国是“孩子的天堂”。女儿有专门的辅导员,帮助她解决一切学校遇到的难题。头一个学期结束,她的功课都拿到了A。现在学校还专门为她制定计划,准备向哈佛进军!

    记:你现在是安心做一个居家女人了?

    丽:也不是啦!只是想自己辛苦了那么多年,过了那么多孤独岁月,实在应该好好弥补一下过去缺失的家庭生活。人生苦短,还是应该对自己和家人好一点,是吧?我和先生对未来有很多计划,更多的是希望周游世界,享受生活。

    记:你对国内的姐妹们有什么话要说吗?

    丽:我希望姐妹们把眼光放远一些,勇敢的追求自己的幸福。希望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的真爱!

    记:你的英语很棒,所以能直接和老外交流,要是有其他姐妹想走你的路,但不会英语能行吗?

    丽:不会就学啊!现在学英语可比我们那时侯容易多了!另外现在有那么多优良的翻译软件,直接可以英汉互译。我有一个朋友原来完全不会英语,照样在美国找到了如意郎君。现在到美国了,这里有好多政府专门为新移民办的语言学校,全免费!现在她说英语比国内好多英语专业毕业的大学生流利多了!学语言,只要有环境,就来的快!

    回到顶部
  •  从跨国婚姻说起---谈谈户籍制度
    昨天中午,和久未谋面的Dark等4个朋友一起吃饭。Dark是我过去的同事,我的小兄弟。这几年他一直混迹在国贸里的一个外企中,听说他喜欢和老外混。没想到的是,他还真的娶了一个俄罗斯女孩子为妻子。让我觉得有点惊讶。而且,他的妻子马上就面临生产的问题,Dark要作父亲了。

    我随口问了一下,孩子是准备入中国籍还是俄罗斯籍呢?说到这个,Dark很烦恼。他说,他当然想给孩子上中国户口了。他也不会俄语,也不想去俄罗斯发展,他和妻子肯定是要留在北京生活的。而且据说俄罗斯的黑社会火拼,拿的都是冲锋枪,他可不想去那里冒险。他说他这种情况,据说还属于国内少见的,还没有先例。他特意回沈阳,他的户口所在地去问,人家说,过去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只好跑到沈阳市公安局找了个女局长,这个女局长人还不错,说要不,你先把孩子生下来,然后把孩子抱过来,她去和下面的分局去协调一下,把孩子的户口给上上。

    在中国生个孩子,母亲是要有准生证明的,这个证明一般由孩子母亲所在地的居委会或者村委会开具,孩子出生以后,拿着准生证明去给孩子上户口,可是人家夫人是外籍,没人给她开准生证明,所以从理论上来说,他的孩子想上户口是没门的。这也是属于发展中遇到的新问题了,过去很少见,不过以后会有越来越多的例子的。

    北京现在已经是国际化大都市了,在北京除了生活着千千万万的中国人,还生活着来自世界各个角落的外籍人士。随着交流的深入,跨国婚姻已经不可避免了,过去多是中国女人喜欢嫁外国男人,现在越来越多的外国女人也喜欢嫁中国男士了。我家一个远房亲戚就娶了个美国老婆,不过他跟随人家去了美国,所以没有孩子户口的问题。然而随着大家愿意在中国定居,孩子的户口的问题就该提到法律的日程上来了。

    说到户籍制度,很多人有一肚子的怨气,有人说我生活在我的国家,为什么我只能暂住?这说的是暂住证的问题;有人说我在北京有房子,有车子,有正当的职业,可是就没有户口,这又涉及到了人户分离的问题的。更多的人在谈论农业户口和居民户口的区别,到底他们在权利和义务上有什么不一样,是不是在身份上歧视农村户口呢?

    我相信过去的户口问题是为了方便管理,有他曾经的意义。可是随着时代的发展,人对户口的依赖越来越少,其实如果不是为了孩子,户口几乎对一个人已经没有了实质的影响,他没有户口,一样可以在另一个城市工作,上保险,买房子和车子。 所以户籍的改革问题该提到日程上来了。

    当我们的政府正在从管理型向服务型转型的时候,我们该怎么样更好的为人民服务,而不是限制人民。我们该与时俱进的思考这个问题了。我们到底想用户籍制度服务什么?我们到底现在需要户籍制度带给我们怎么样的服务方式?据说网络中有许多专家,大家畅所欲言吧 回到顶部
  •  嫁在异国他乡 体验跨国婚姻各有滋味在心头

    随着中国国门敞开,出国就业、留学已成为近年持续不退的热潮。在走出国门的人中,青年女性是不可忽视的群体。她们中很多人在国外结婚并已融入当地社会,笔者接触了几位嫁在欧洲的青年女性,谈起对跨国婚姻的体验,她们是各有滋味在心头。

    佳姗为移民出嫁

    女人是水做的骨肉。在尼斯火车站西边的福满楼中餐馆第一次见到佳姗时,我突然想起了这句名言。佳姗有一张生动的脸,衬着一身大红旗袍,使原本就亭亭玉立的她更显风姿绰约。
    23岁的她看上去十分机灵。但她说,自己从小学习就不好,到了中学,成绩就更是一落千丈。看到身边有几个家庭条件好的同学相继出国留学,她也动了心,高中没毕业,就说服父母送她赴法国“接受西方教育”。佳姗并不喜欢读书,也没打算真的留学。一到尼斯,她匆匆去学校注了个册,交了些必要的费用后,就出来打工了。
    然而,尼斯毕竟是个小城市,打工的地方并不好找,何况她只会些简单的英语会话,法语一句不懂,不过最后,她总算进了一家姓陈的温州老板开的中餐馆。
    佳姗聪明伶俐,在餐馆工作时间不长,就适应了这里的环境,也熟悉了餐馆里里外外的操作程序和套路。四十多岁的陈老板对她十二分地心仪,把内外事务都交给她打理。被委以重任的佳姗如鱼得水,施展自如。在她的主持下扩大了店铺,新设了午餐份饭,也就是中式快餐。这一小小的革新,使得餐馆生意异常火爆起来,先是赶火车吃便饭的人越来越多,不久附近的上班族也丢开三明治、比萨饼往这儿跑。陈老板感到福满楼离不开佳姗,他也离不开佳姗了。但佳姗并未察觉陈老板的心思。就是嫁人,她也从来没往陈老板身上想,她对婚姻的理想设计是嫁给一个法国人,这是她出国的初衷。
    然而,就在佳姗和陈老板正编织着各自美梦的时候,劳动局查黑工的官员突然光临福满楼。佳姗因为持的是学生居留证,进餐馆后一直没有报工,便被理所当然地定为黑工。罚一大笔款补一大笔税后,被责令限期报工。
    更大的麻烦出在报工的环节上。按规定,对学生身份者临时雇用不得超过3个月,3个月后要继续雇用就得办正式工卡。而此时,佳姗的居留许可证已经到期,要办工卡必须先续延居留期。在移民局,女办事员仔细审阅了所有的文件后,发现佳姗的学生签证只有校方一个学期的注册证明,并且没有任何考试成绩单。问题是显而易见的:以学生身份来法国,却既不注册又不考试,说明一开始就有移民倾向。这样的情况不仅不能延长签证,还要勒令限期回国。没几天,移民局通知:签证到期,不予续延,限两个月内回国。
    事已至此,佳姗明白,想留在法国就只有一条路:在两个月内找个法国人出嫁。佳姗当然要走嫁人的路。在那段日子里,佳姗施展着全部的魅力与当地的男子交朋友,她甚至委曲求全地向一个满脸雀斑的无业青年求过婚。然而,时间一天天地过去,愿意娶她的法国人却没有出现。
    一个月后的一天晚上,陈老板满脸严肃地出现在她的小屋,郑重地对她说:佳姗,你既然只想为身份而嫁人,为什么不考虑我呢,我也有法国籍,是可以给你法国身份的呀。当然,我知道我配不上你,但你眼下是要解决永久居留问题,你可以在名义上先嫁给我,解决了身份再另外找个你喜欢的男人也不迟。
    3天后,佳姗嫁给了大她整整20岁的老陈。

    小敏自述:该出嫁时就出嫁

    我和小敏并未见过面,因为她是我朋友的表妹,我便得以通过电子邮件与她有了联系。她在邮件中对我提起的话题作了如下回应,算是她的自述吧——— 
    很多人都说,出国留学是一件苦差事。不错,对于家庭经济不宽裕的人来说,留学的确是一件很难熬的事。但你可以改变呀,该放弃时就放弃,该打工时就去打工,该嫁人时就嫁人,干嘛硬撑着跟自己过不去呢。 
    我现在一点也不后悔当时的放弃和选择。不过说实话,我刚离开海德堡大学的那段日子也很痛苦的:毕竟,当年父母为了我到德国留学拿出了全部积蓄,还借了不少债;再说,海德堡大学是名牌学校,我刚在这里读了一年书就离开,心里的确不是滋味。但入学时所带的钱仅够交一年的学费,第二学期的开销全靠莫尔的资助。有几个月,莫尔回法兰克福没露面,我的生活一下就没了着落。我也尝试出去找工,好不容易在一家收发室找到事做,但不到半个月,人家就不要我了。而我当时太需要钱了! 
    所以,当莫尔向我求婚时,我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他。莫尔说,结婚后他可以继续资助我完成学业,但我主动提出放弃学业到他的公司帮他忙,我知道他太缺人手了,我一口流利的德语也能在他的公司派上用场。 
    结婚后,莫尔对我很好,很迁就我,尤其是在工作上对我也很有耐心。节假日我们出去度假;不外出旅游的日子一般都是回公公婆婆家过节,我和他家的人相处得很好。婆婆兴致来了,会教我做德国菜,我有时也教她做中国菜。任何时候只要我和莫尔回家,家里的气氛就会活跃起来,一派其乐融融的景象。

    现在,我就要做妈妈了。我想,更快乐的日子还在后面呢。真的,我很幸运。

    回到顶部
  •  中国打工妹与波兰政坛黑马的网上传奇姻缘

    2005年7月初,《参考消息》等媒体相继曝出“波兰总统候选人和河南打工妹的网恋故事”,一个普普通通的河南妹子,借助翻译软件上网聊天,以此方式寻找跨国婚姻,不可思议地与异国他乡的波兰政坛黑马交上朋友,二人最终结为夫妻。普通的打工妹究竟用了什么方法打动了波兰总统候选人?走上跨国婚姻的红地毯后,她如今生活得怎么样……

    借助翻译软件寻找跨国婚姻
    吴木兰1968年出生,从小在洛阳长大,可谓土生土长的洛阳人。在洛阳上学时,吴木兰学习勤奋、乐于助人、富有爱心,给学校的老师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吴木兰20多岁时,从河南一所师范学校毕业,其后回到家乡的高中教书。在此期间,她和大多数平凡女子一样,结婚生子,过着普通人的生活。后来,吴木兰从学校辞职了,只身南下到深圳打工。其实,之所以放弃正式的教师工作,而到遥远的南方去打工,这和吴木兰的家庭生活及个人理想有很大关系。由于诸多的原因,吴木兰与原来的丈夫离婚了,女儿一直跟着她生活。失败的婚姻经历对吴木兰而言,有着深深的痛。

    在深圳,勤奋的吴木兰曾做过包括制衣厂领班在内的好几份工作。在繁忙疲惫的工作之余,吴木兰喜欢读书看报、浏览电视。大多时候,她会重新审视自己的婚姻历程,她会憧憬将来的生活,她盼望着有一天白马王子来到自己身边……吴木兰从电视中看到,有时素不相识的两个人远隔万里、年龄相差很多,而且语言又不通,反而能幸福地走到一起。
    这便是吴木兰心目中的跨国婚姻。

    起初,吴木兰对跨国婚姻感到新奇,觉得近乎天方夜谭。后来她心中升出一丝盼望,盼望有一天把自己嫁出去。她从电视中受到不少启发。所有电视节目中,吴木兰比较喜欢凤凰卫视的“中国人在他乡”。她觉得一个女人,只要能追求到自己的幸福,只要能找到今生的至爱,所有的时空距离都能缩短,哪怕是走出国门。吴木兰准备找一个外国人做朋友。以前,吴木兰也上网,但不是太熟练,后来一个同学教她上“XX交友网”,那个网有些区域是收费的,有的不收费。进行注册后,吴木兰上了不收费的。在当时,只是出于好奇的吴木兰并没有想着能通过网络找个好老公,只是想找个朋友罢了,但后来上着上着就有点儿上瘾了。

    互联网真是一个神奇的世界,成为许多人放飞梦想的地方。这个空间没有塞车没有噪音没有压榨没有歧视,人们流露出真诚和坦然。在这个交流匮乏的年代,网络是一把钥匙,打开了进去,主人不在,可以自己招呼自己。在吴木兰对面,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物,可以心贴心地和对方交流,那上面没有隔膜没有面具。隔三差五,吴木兰都要上去看看有没有啥新信息。
    吴木兰的英语水平不是太高,发信息大多是通过朋友帮忙。有时,她还请朋友帮自己翻译邮件。后来随着网上朋友的联系越来越多,加上说话涉及一些隐私,吴木兰不便麻烦朋友,就用翻译软件来写东西。时间长了,她发现翻译软件也并非是万能的,有时翻译不准,有些词还是错的,于是她就细心地查英汉词典。也就是这样,吴木兰和朋友半通半不通地联系着。诚意联络,从不问对方的身份财产

    在生活中,交朋友贵在一个“诚”字,其实在互联网上同样也是。在征友网站上,吴木兰放上自己的简历和照片,她要让朋友对自己有一个大致的了解。

    同时吴木兰发现,不少网友在通过一种很普遍的方式交友——视频聊天。对此,吴木兰从内心里深感排斥,虽然通过这种方式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但吴木兰觉得,视频破坏了彼此间的距离感与朦胧感,她始终拒绝启用视频聊天。之所以这么做,还有一点,她不想让对方以貌取人,再说吴木兰也不具备英文口语聊天的能力。

    后来,互联网上的吴木兰认识了远在加拿大的蒂明斯基。此时的吴木兰也没有太在意,更万万想不到,自己所面对的人是那样的赫赫有名——波兰政坛黑马,而且,这个人后来成为她的异国夫君。

    蒂明斯基的全名是斯坦·蒂明斯基,今年57岁,是波兰今年总统大选的候选人之一。

    蒂明斯基身边的亲人和朋友都亲切地称他“斯坦”。蒂明斯基8岁时就随父母前往加拿大,前半生广游天下。他曾经有过两次婚姻,第一任妻子是芬兰人,第二任妻子是在拉美做生意时认识的秘鲁人,两次婚姻使他有了四个孩子。15年前,也就是1990年,在波兰巨变后举行的首次总统大选中,蒂明斯基作为长期侨居国外的波兰富商,在众多总统候选人中以“黑马”姿态脱颖而出,
     
    在第一轮选举中和当时的风云人物瓦文萨分居前两位,共同进入第二轮总统选举,最后仅以微弱劣势输掉总统位子。对方的这些“政治故事”,吴木兰均不很了解。

    吴木兰是一个相信缘分的女人。在同蒂明斯基的网络交往中,有颗平常心的吴木兰只是和对方谈生活谈追求之类,她从来不问对方的身份、财产等问题,这也是蒂明斯基欣赏这个东方女子的重要原因。

    两个人就这样一直交往着,通过网上照片及电子邮件,蒂明斯基感觉缘分来了。2003年下半年,蒂明斯基委托一位在香港的朋友,请他专程来到深圳。其间,他约吴木兰吃饭,近距离了解吴木兰的人品。席间,朋友还给吴木兰拍了很多张照片。后来,蒂明斯基曾这样公开对媒体说:“朋友给我的照片和报告,对我做出决定很重要。”

    在加拿大闪电结婚

    蒂明斯基是双重国籍,既有加拿大国籍也有波兰国籍。此前,蒂明斯基一直住在加拿大的多伦多。经过几个月的接触,蒂明斯基开始邀请吴木兰,提出要她办理前往加拿大的签证,并寄来从深圳到北京办理签证的路费。

    吴木兰经慎重考虑后,同意了。但在当时办签证特别麻烦,签证申请刚开始就被加拿大驻华使馆以无结婚签证为由拒绝。面对拒绝办理,蒂明斯基是个十分心细的人,他通过关系找朋友,又找到所住地区的议员,请他们向加拿大政府质询。后来,在加拿大移民部长的亲自关心下,吴木兰终于拿到了签证。

    在加拿大的多伦多,一对从未谋面的男女相见了。蒂明斯基身材不是太高,不到一米七,笑眯眯地十分有亲和力。吴木兰呢,这个中国女子戴着眼镜,穿着淡黄色的紧身牛仔裤,高挑身材,透出几分文静和秀气。

    彼此都很满意。

    2004年4月,在加拿大的多伦多,36岁的吴木兰与56岁的蒂明斯基举行了婚礼。婚后,蒂明斯基正式给妻子取名“吴木兰”(在此之前,吴木兰是化名,在中国并不用这个名字。)蒂明斯基之所以给妻子起这样一个名字,是想让她像古代中国的巾帼英雄花木兰一样,能成为波兰的女中豪杰,尽快达到家喻户晓的境界。

    半年后,吴木兰的女儿也来到加拿大读书,和他们住在一起。

    其实,吴木兰内心当中有着浓厚的家乡情结。身处异国他乡,她怀念着洛阳的一草一木。本来在结婚的时候,吴木兰就与丈夫商量好了,要趁洛阳牡丹花会期间,回家乡举办一场隆重的婚礼,但因为当时签证问题,没能实现这个愿望,这很让吴木兰遗憾。

    两个人有着完全不同的语言、文化和生活背景,奇妙的网络使他们闪电般地走上了跨国婚姻的红地毯,开始了一段先结婚后相知的奇异情缘。那么,这对夫妻到底有多少“共同语言”呢?

    如果要用“仓促”与“不切实际”来形容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蒂明斯基算得一个中国通,尤其对河南更是了如指掌。在两人认识之前,蒂明斯基就读过好多有关中原的书籍,对中原源远流长的文化称赞不已。

    婚后的蒂明斯基一有机会,就在朋友面前大聊特聊河南的龙门石窟、洛阳的牡丹花会等等。当然,在波兰和加拿大也都有牡丹,在蒂明斯基的农场及家中也都种了特别多的牡丹。但吴木兰感觉到,这里所有的牡丹没有洛阳的好,没那么多的层次。
    经过一年的共同生活,吴木兰逐渐地了解了她这位异国夫君。

    005年是波兰的总统大选年,在9月底举行议会选举后,10月份将举行总统选举。

    2005年6月初,作为总统候选人之一的蒂明斯基,从加拿大回到阔别多年的家乡筹备竞选。此次,伴随蒂明斯基重新出山的,还有一位年轻的中国太太吴木兰,她要协助夫君筹备竞选工作。

    回到波兰后,夫妇俩住在华沙十几公里外的一个叫做科莫罗夫的小镇上,那里有蒂明斯基的祖居。科莫罗夫是个十分幽静的小镇,建筑大多都是两层的小别墅。

    在此期间,蒂明斯基先是托朋友打电话,后又亲自给新华社驻华沙记者邵进打电话发来传真,邀请中国记者前往他的家中采访。在电话中他自信地说,不久,他的中国太太就将成为波兰家喻户晓的人物。如果他当选总统,将努力推动波中关系的发展。

    中国妻子的幸福生活

    如今,夫妇俩已从波兰回到加拿大,一家三口住在闹市区一片特别幽静的地方,一栋四层别墅,周围全是高大树木。
    在家庭生活中,吴木兰一般喊丈夫的小名“斯达手儿”。丈夫特乐意她叫他小名儿,也特别喜欢跟她学说中国话。他现在已掌握二三十个常用词了,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中不中”,甚至还学着做很多河南菜,但能吃的不是太多。
    刚来加拿大时,吴木兰在一家语言学校学英语,现在一般都在丈夫开的一家电脑公司上班,也算是帮丈夫分忧,生活宁静而温馨。

    这里与国内差不多,完全是男主外女主内,家里的事吴木兰说了算,一家三口没分开过,经常外出旅游。13岁的女儿现在上的是当地的国立学校,不收费。这里的学校跟国内学校不太一样,他们不分小学、初中,全在一块,一共8年,毕业后直接升高中。女儿现在读6年级,因为办的是移民,所以上学没什么麻烦。加上学校离家也近,女儿特别开心。

    蒂明斯基喜欢烹饪,平时下班后独享做饭的乐趣,并且喜欢听到夸奖,平时都是他一人做饭。早上他早早起来先把早餐弄好,然后才喊吴木兰与女儿起来吃。吴木兰中午一般都在学校吃点零食,晚上才回来,还是丈夫做饭。平时只有丈夫生病或有特殊情况时,吴木兰才做饭。夫妻俩相比较,蒂明斯基更喜欢妻子做的家乡菜,这些中国菜让他赞不绝口。

    空闲时,吴木兰也到外面转一转,加拿大的一些餐馆其实也能做中国菜,但做得不是太地道。在吴木兰的记忆中,家乡餐馆做的饺子,一般都是肉馅掺些萝卜大葱之类的,可加拿大这儿的饺子全是肉馅,很让人吃不惯。

    “每逢佳节倍思亲”。以前没出国时,吴木兰对这句话也没太多的理解,现在越走越远了,也越来越想家乡的亲人了。“在这里,总感觉没家乡好。”吴木兰说。

    回到顶部
  •  透视我国涉外婚姻变化--从改善生活到追求情感

       华东师范大学和上海市民政局近日联手对上海的涉外婚姻状况展开的一项调查,显示了婚姻观念的巨大变化—— 沪上人家寻常事

       调查显示,在上海,如今每100对新婚夫妇中平均有3对是涉外婚姻,在中国各省区市中名列第一。
       据统计,1996年至2002年的7年间,在上海登记的涉外婚姻超过2.1万对,平均每年3000对。这个数字比1980年增加了7倍多。

       “每个工作日我们平均要为13对中外联姻的新人颁发结婚证书,保证他们的合法权益。”上海市民政局婚姻管理处处长周吉祥说。

       在上海,涉外婚姻中的“那一半”来自40多个国家和地区。其中,约有四成的境外新郎或新娘来自日本,台湾和香港地区的则分别为13%和5%。

       本次调查揭示,20年前上海涉外婚姻几乎是清一色的“沪女外男”型,“老夫少妻”在其中占了很高比例。这与当时上海女性通过婚姻途径改善自身生活状况的动机密切相关。而近年来,上海涉外婚姻中男女双方年龄差距在逐渐缩小,而且平均每年有300位上海男性迎娶外籍新娘。

       在涉外婚姻增多的同时,上海市民也在用日益宽容的态度看待跨越不同种族和文化的联姻。

       几年前,上海市民姚庭来得知女儿要嫁给一个高鼻子的美国人时,心中多少有些异样的感觉。而眼下,用半生不熟的英语与“洋女婿”丹尼尔聊天,给不到半岁的混血小外孙换“尿不湿”,成了他最开心的事。

       “尽管我们和丹尼尔的文化背景、生活习惯都有很多不同,但还是能找到很多彼此感兴趣的话题,”姚庭来说。他和妻子对这位“洋女婿”很满意。为了更方便沟通,老夫妇俩开始利用闲暇补习英语。

       事实上,上海涉外婚姻中以往那种“结婚后就出国”的模式已经悄然发生变化,越来越多的涉外婚姻当事人选择在上海工作和定居。

       折射城市沧桑巨变

       调查显示,1980年以来,上海涉外婚姻呈现出曲折上升的态势,从1980年的396对上升到2002年的2690对。

       上海民政局法规处处长周少云认为,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上海涉外婚姻的快速增长,主要是因为上海人发现与世隔绝多年后上海落后了,有些女性就想通过外嫁来改变自己的生存环境和物质生活条件。

       这一时期的上海涉外婚姻男女年龄差异大,知识层次差异大,语言不畅通,大部分接触二三次就结婚了,缺乏感情基础,导致以后出现了许多婚姻危机。

       1985年以后,外资大量涌入上海,来上海工作的境外人员不断增加,上海人与境外人员的接触、交流、了解的机会也大大增加,直接引发了1989年以后上海涉外婚姻的大幅增长。

       这一阶段上海涉外婚姻的质量也有了明显提高,表现为年龄差异缩小了,文化水平接近了,语言沟通能力提高了,恋爱时间长起来了,很多涉外婚姻当事人还把家安在了上海。

       引人注目的是,在2001年创下3422对的历史最高纪录后,上海涉外婚姻在2002年大幅下降到2690对。

       华师大人口研究所所长丁金宏说:“造成这一情况可能有两个原因,一是上海人的婚姻观念更加趋向理性,只盯着钱的涉外婚姻少了;二是现在上海人出境更方便了,选择去境外婚姻登记的上海人增多了。”

       上海婚姻问题专家俞建说:“对现在的上海人来说,与什么地方的人结婚已不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人是不是适合我,双方能否互敬互爱,彼此带来幸福。这种婚姻心理变化,也正是20年改革开放、经济发展带给中国人婚姻观念的巨大转变。”

       拉近与世界的距离

       中国人常用“千里姻缘一线牵”来形容异地婚姻的难能可贵。但在上海的涉外婚姻中,夫妻双方的家乡远隔“万里”早已不足为奇。调查显示,上海人已经与4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人士联姻。

       上海市民政局婚姻登记管理处副处长林克武说:“这种变化说明,上海涉外婚姻的通婚半径不断扩大,国际化色彩越来越浓。”

       他认为,上海涉外婚姻通婚范围的不断扩大,得益于20多年来上海人对外交往机会的增多和文化认同程度的提高。
       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初期,上海人涉外婚姻的首选是外籍华人、华侨和港澳台人士。因为双方有着相同的文化传统,没有语言障碍。

       九十年代以后,日本成为上海最大的贸易伙伴,在上海生活的外国人中也以日本人人数最多,因此上海人和日本人的通婚大量增加。最近7年来,与日本人的联姻占到上海涉外婚姻总数的40%。

       2002年,上海人的涉外婚姻中有1/4是和欧美人的联姻。

       上海婚姻问题专家杨鸿燕分析说,欧美国家虽然与上海距离遥远,但近几年来在沪的投资和工作的人员不断增多,上海与西方经济合作、人员往来、思想文化交流机会也比较多,再加上上海汇集了众多高素质的年轻人,因而使这类联姻不断增多。

    回到顶部
公司简介注册条款法律声明恋爱宝典隐私保护合作加盟友情连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0 www.angelv.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天使爱网 版权所有
客服电话:512-53265085 信箱:苏ICP备07027705号